当前位置: 北京快乐8彩 > 前尘往事 > 正文

国共合吃饭的大糖锅的故事 - 亦云的日志

2018-04-16 13:33 点击:
国共合吃饭的大糖锅的故事 - 亦云的日志
大糖锅的故事
我家有一口特别大的铁锅,都把它叫大糖锅,口径有2-3米,家里把它当水缸用,用锅来装水。

据祖母讲说,这口锅的年龄比我父亲都大,具体大多少,她也说不清楚。锅虽然口径大,但是并不深,大概就30-40厘米的样子,每当我小时候站在大糖锅旁玩水时,妈妈就担心我掉进去,赶紧把我赶走。

也许这口锅原来是用来熬糖的,因而得名,但是祖母说也不能肯定。

我小时候家里吃的水是沟底的泉水,沿着羊肠小道大概往返走快一里路才能挑回一担水。由于吃不饱,个头低,没有力气,我每次只挑两个半桶水,有时实在半途挑不动了,就用瓢朝外舀出一些。要把那口大糖锅挑满水,我可得挑十几回,花费周末一整天的时间。

祖母还给我讲过用大糖锅做饭的故事。

她说当时正是中共和国民党为了争夺政权打内战的时候,由于我们家的窑洞在村头,家境在村里是很富裕的大户,有良田200多亩,家里粮食很多,有时候,白天时国民党的军队来了,就用那个锅给白军(当地对国民党军队的称呼)做饭。到了晚上,国民党军队休息了,白天藏在山沟里的红军就趁黑摸到村里来,我们家就又用那个大糖锅给红军做饭。

那几年,家里的余粮几乎全部被红军和白军吃了。

那些军人都个个饿极了,吃起饭来,狼吞虎咽的,有时因为人多,争抢打架的事也有,不论哪个军的,白军吃完饭,拍屁股走人,因为他们认为理所应当的,他们是政府军,执行公务-打共匪。红军那时还比较守规矩,吃完了饭虽然还要带干粮-炒面,但是,每次都给开一张欠条,不管这个欠条什么时候兑现,能不能兑现,找谁兑现。

可是,由于害怕被白军看见,沾上通匪的罪名,那些欠条都被填到火塘烧了。后来,祖母直后悔,要是那些欠条在的话,可以换回不少粮食的,不至于让家人在三年困难时期和文革时期挨饿。

父亲也说他依稀记得经常领红军来家里吃饭的当时的地下党员-那时已经是颇有职权的地方政府官员了。父亲有次问我可不可以去寻找那个人,要回那些欠条款,我没有让父亲去,我说,若他们(红军)真是知道感恩的人,他们会主动来我们家致谢的,我们家的窑洞他们总有印象吧。再说,你看那些参军阵亡的家属也才从政府那里得到了一个铁门牌,我们家的那些粮食就算了吧。再说,他们不吃的话,也会放坏的。后来父亲也再没有提起那件要账的事。

父亲去世那年回去,没有在窑洞里看到那口大糖锅,家里已经有自来水了,也不需要再大量贮存水了,不知是父亲把它借给谁家了?终于不得而知。

今天,在看到网上铺天盖地的检阅军队的情景,不知为何想起了那时爬沟溜渠,昼伏夜出的共匪-今天的军队的前身,颇有感慨。

那时那样的装备-小米加步枪,饿着肚子都把内战打赢了,把号称八百万军队的蒋委员长都赶到了台湾了。

现在那样好的装备,该不会对四周列国蚕食国土和领海的侵略者坐视不管吧?南海被越南侵食,藏南被印度占用,钓鱼岛被日本控制,苏俄占有大片东北领土。。。。。

军人应该在战场上和敌人刺刀见红,短兵相接,方才展示军威,而不是在自家的庭院,耍枪弄棒,吓唬手无寸铁的国民不成?国民可是曾经用大糖锅做饭救过你们的呢?

既然号称人民军队,花费国民的税金,就当始终把保护国民的利益和领土视为己任,而且是唯一任务,而不是某一个政党团体的执政权或者某一个利益集团体的自身利益的权杖

2009-10-04 00:33:58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