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快乐8彩 > 原创文学 > 正文

旧文一篇 - 《作弊的民主权利》 - 舌尖上的世界的日志

2018-04-24 10:59 点击:
旧文一篇 - 《作弊的民主权利》 - 舌尖上的世界的日志
(有人在评论刘晓波先生的时候,用老甘地来压了他一头。我这一篇里谈到甘地,是从负面的角度)
《作弊的民主权利》
印度!有时候,我觉得那是个老上帝用来向世界展示荒诞的地方。那里的事情能让人把脑筋扭成了麻花儿,好似在作瑜伽功。瑜伽当然就是'荒诞'一个首当其冲的例子 - 我们的两条腿本是造就来站立行走跑动的,瑜伽却要教你咬牙切齿地把它们扭成某种不可思议和违反常理的形状和角度。

这样评论瑜伽,热爱它的女士一定会不高兴的。那让我放下瑜伽去找找别的例子吧,火车怎么样?火车车厢的设计理念,我想可以简单粗暴地归纳为它是个可移动的容器,用来把人从A点运送到B点。其逻辑极限之一是在这个容器中可以塞进去人数的最大值。中国人民可以把自己从这个容器的所有开口处 - 门、窗、通风口 - 塞其最大值。日本人民可以更进一步雇用一批汉子戴着白手套把更多的人挤压进去从而真正达到其逻辑极限。但如果有谁能使实际装载量大大超过理论容量,这时事情就走向了荒诞,但是印度人民做到了!他们不但把自己装进车厢里面去,而且把自己挂在外面堆在上面,让火车变成了一座徐徐移动的人山。全世界人民包括中国人民日本人民都会觉得这种景象是荒诞不经的,但是在印度人民眼中却根本就是正常态。

就在我们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终于把这种荒诞不经视为印度的正常态时,印度人民却再接再厉,把荒诞推向了更高的境界,在一幅幅照片上我们看到大楼的墙面上又挂满了人!这一次他们倒不是在试图超越楼房的最大逻辑容量。这是比哈尔邦一年一度全邦高中升级考试的各个考场,大批家长冒着生命危险飞檐走壁如壁虎似蜘蛛侠般攀上教室窗口,为他们的孩子传递小抄。据报道说,这里在发生着一场大规模的群众性作弊运动。

这件事挑战了我对'作弊'一词的理解。我总以为'作弊'是一件见不得人的行为,须要偷偷摸摸去做,如此成群结队明目张胆理直气壮就很不符合我心目中的'作弊'概念。为此我把'作弊'、'Cheating'的词义又仔细研究了一番,发现它们确实并不需要以'偷偷摸摸'为大前提。那么我为什么会有这种假定呢?大概是中国自古以来建立了一套极完备的考试制度,并对作弊有过极严厉的处罚,这使得作弊终于成为一个十分见不得人的勾当。也许在印度人民眼中那倒并不如此不堪的?于是这种光天化日之下呼朋唤友飞檐走壁的群众性作弊运动也就并不那么荒诞不经了?

但是一个印度大学生的言论稳稳妥妥地让这件事回归到荒诞中去。他义正辞严地声明:“作弊是我们的民主权利”!理由是这样的:高官富豪们作弊在先,他们买通关节把自己子女的前程搞定。面对腐败透顶的社会,无钱无势的穷人不作弊,难道要他们坐以待毙吗?

'作弊是民主权利'无疑是荒诞不经的理论。我可以引用这个学生的理论论证说,中国自古多贪官恶吏,因而它的人民也就因此获得了作泼妇刁民的民主权利。我可以再进一步推论说,因为中国自古从不缺乏泼妇刁民,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制衡贪官恶吏的作用,因此中国人自古以来就确实拥有作泼妇刁民的权利所以也从来就是民主社会了。正像罗素说的,从一个荒谬的前提你可以推论出任何古怪的结论。

但印度确实是被定义为'民主国家'的,这个学生也在试图运用'民主制衡'的理论合理化群众性的作弊运动。问题出在哪里?答案是这样的:印度确实是一个有着民主制度的国家,但它是一个民主社会吗?并不是的。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它的必要前提是公民社会。一个由贪官恶吏泼妇刁民构成的社会当然不可能是公民社会,它也就不具备民主社会的基本元素。

一个并不具备民主社会基本元素的国度却成了一个'民主国家',印度又给了世界一个充满荒诞的惊喜。这件事应当归功于谁?当然是甘地。甘地先生是世界公认民族独立英雄和非暴力主义祖师爷,更是印度人民的国父、现代印度的建立者。当然,现在来看,印度还仍然是当不起十足'现代'二字的。事实上,甘地的那个年代,印度就正是在两条前线上艰苦卓绝挣扎着。一方面,它希望挣脱英帝国的殖民统治,另一方面,它更需要挣脱古印度文明的羁绊,走向现代文明。而这后一方面它并无能力以一己之力独立完成。甘地只管前者,他自有广大人民群众的倾心支持,致全力毕其功于一役成就他的千秋大业。但同时有很多当时的知识精英们清醒地认识到第二个任务的艰巨,他们希望放缓脚步,在社会一步步走向文明的同时以渐进的方式走向独立。著名政治家真纳(Muhammad Ali Jinnah)就意识到以甘地的方式,社会不但不能走向有序,而是将会引发分裂与不和走向无组织与无秩序,更将萌芽状态的法治观念扫荡贻尽。仅仅独立了并不能使国家真正走向文明。

以真纳为代表的思路是理性而谨慎的。抚今追昔,他们选择的道路也应当是更切实际的,并且英国政府也已在承诺使印度走向自治立宪民选政府。但是民众永远喜欢激进,他们只需要给自己找到这么一只带头羊。甘地的'非暴力抵抗',其实正是一种印度特色的激进运动。他带领印度走向了独立,但印度却在走出其愚昧落后野蛮古文明的道路上磕磕绊绊。这个国家有了一个民主制度的外形,但社会仍然以内在古老的模式运转着,或者说得更准确一些,混乱着。

如果我说,那些飞檐走壁为他们的孩子升学作弊的人们正是在创造性地传承着甘地的'非暴力反抗'精神,九泉之下的甘地老头儿会作何感想呢?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