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北京快乐8彩 > 原创文学 > 正文

指鹿为马的川普朝代 - 酸柚子的日志

2018-04-19 11:09 点击:
指鹿为马的川普朝代 - 酸柚子的日志

指鹿为马的川普朝代

        最近因工作换动,有段时间没来村子,偶尔进村也是深潜不露,久没有给诸位添堵来者。今天电脑装上中文输入,进村来看,好不热闹。印象最深的是阿灯同学没了经理磨牙,四面出击,八方为敌,所向披靡,真个威风凛凛。法老也是风采不减,歌颂伟大领袖川普总统不遗余力,寓古颂今,修辞排比,文骚不输李杜。捍卫伟大领袖川普总统更是赤膊上阵,掩鼻挥屎,把个农家淫贼打得无力回手就地讨饶(或者就地笑岔了腰也未可知)。看的俺老酸心痒如搔,恨不得也上前抽一冷子,拍一板砖。

        好了,言归正传, 先说段陈年旧事。1973年尼克松为了阻止特别检察官Archibald Cox发出传票收缴水门录音带,要求他的总检察官Elliot Richardson炒掉Cox。Richardson拒绝执行总统命令并辞职以示抗议,尼克松转而命令副检察官William Ruckelshaus辞退Cox,Ruckelshaus同样以辞职拒绝了总统。尼克松最终找到司法部的第三号人物总法务官Robert Bork达到了他的目的,尼克松以联邦大法官为饵让Bork炒掉了Cox。当然,6个月后,总统已不再是总统,许诺的大法官职务也就烟消云飞。今天,总检察官Richardson和副检察官Ruckelshaus为后人所称赞,被公认为尽职的有操守的人民公务员(Public Servant)。而那个Bork,又得到了什么?他当然也留名史册了,他的名字变成一个动词,Bork:<美><俚>通过诋毁阻挠(某人)<obstruct (someone, especially a candidate for public office) through systematic defamation or vilification>。那确实是遗臭万年了。

        时光转过四十多年,房产商人川普以百万愚众拥戴之势横扫美国政坛,先踏共和党精英,再破希拉里美梦,一举进驻白宫登上美国总统宝座,实施其“再建伟大美国”的历史进程。遗憾的是其再建伟大美国的壮举,却是以一个谎言开始。

        众所周知,美国选举竞选双方为吸引选民拉选票,空口许诺,或谎言惑众,大家已始空见惯,不足为奇。川粉见希拉里往往直呼其名为liar。实际上,无论是竞选口号和策略,还是辩论会上互相辩材,川普所说的谎言(non-fact),远远多于希拉里,这个是事实(川粉别恼)。但选举一旦结束,某人当选总统后,其一言一行,就不只是其一人所为,也不是其铁粉一撮,而是代表了整个美国:美国的脸面,美国的信誉,美国的价值。谎言,不该是其言行的表征。

        总统,应该是全美国人民的总统。但川普不是。从他的就职演说来看,是一篇很好的竞选演说,激动着广大川粉的红心,但却是极糟糕的就职演说。选举令民众分裂,当选应该是让全民团结的时候。川普的就职演说,传递的信息是,他不愿或者他没有那个智慧来做个全美国人民的总统。他还停留在竞选的国民分裂的状态。川粉们苦口婆心地要求大家给川普机会来治理国家,别来添乱,不要游行,或者声嘶力竭地指责左派捣乱。但川粉有没有想过:川普是否给他自己机会来成为全民总统?

        既然还停留在竞选状态,川普著名的大嘴还在胡材,上任伊始,为个人的虚荣心,连个就职典礼的观摩人数,都要撒谎说成是超过奥巴马。本来是个无关紧要的小事,随口一句不是事实的话,随后纠正下就结束了。但后续的白宫反应却酿成了一个事件,遗憾地让川普朝代起始于这个谎言事件。随后白宫发言人Sean Spicer在新闻发布会上为川普背书,并进而把就职观礼人数说成是史无前例,还要加上句号(period)。再随后川普的高级顾问Kellyanne Conway再为Spicer辩护,提出了著名的另类事实(Alternative Facts)这个名词,当场让人呛声:另类事实不是事实,是谎言(Look, alternative facts are not facts. They're falsehoods.)。我想,另类事实这个名词会让Conway流芳百世的。

        这里就回到了前面那个尼克松的故事,当总统行事诡僻,作为部下,是选择忠于总统老板,还是选择忠于自己的良心良知和他(/她)真正的雇主,美国人民。因为,自川普成为美国总统那刻起,无论是Spicer还是Conway,他们真正的老板是美国人民,是美国纳税人在付他们的薪水,而不是川普。当年Richardson和Ruckelshaus选择了良知和美国人民而为人传颂,Bork选择了尼克松而成了诽谤的代名词。今朝有代理总检察官Sally Yates选择坚持自己理念对抗总统乱令(Muslin Ban)而被炒。也有Spicer和Conway选择总统而成了笑料。

        Conway作为川普的忠实职员(就不说是Minion)并不奇怪,她本来是川普的家臣,是川普的第三任竞选经理,她前面两任经理都因为理念不同无法和川普合作而离去,负淘汰成全了Conway而成了今天白宫的高级顾问,她的座右铭是:我不停地说说说,重复千篇谎言能成真。倒是有戈培尔的遗风。Spicer成为今天蛮横无礼的模样,实令人诧异。他本来是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通讯部长,为扩大共和党的社交网络颇有口碑,在川普攻击墨西哥移民是罪犯时曾发声反对川普,也曾呛声反对川普攻击John McCain。曾说过荣誉和诚信是从政人员的基石。但自当上白宫发言人后却面目全非,可见人性之恶之脆弱。有时我想,从政或做官之人,能做到白宫高级官员,衣食荣华应该已经达到,更应该考虑自己的legacy,即在历史上的留名地位,是清名还是污迹。遗憾的是好多人为眼前的小利所惑而迷失做了Bork。

        NBC的主持人Chuck Todd在采访Conway时问为一个观摩人数撒谎是不是很愚蠢,令Conway当场恼羞成怒,指责Todd不该把自己的观感加入他的采访里。那我们就来揣摩下川普政府为一个小小的观摩人数撒谎背书并死不认错的动机,是不是就是简单的愚蠢。

        其实动机很简单,绝对不是愚蠢,而是川普政府就是要把明显的谎言说成事实,以打击媒体诋毁媒体让媒体失信(discredit media)进而摆脱媒体的监督,为中国人脍炙人口的两千年前秦二世赵高的指鹿为马一幕,在当今的21世纪17年的美国重演了,其动机和目的也是异曲同工。川普这种指鹿为马的行为,在选举中川粉中行之有效畅通无阻,川普说什么,铁粉信什么,川普曾说,即使他在第五大道上枪击一人,他的铁粉也会为他欢呼,他说的是事实。今天,川普要把他的指鹿为马版本升级到全国范围。自上任伊始,他就不遗余力地和媒体做斗争,辱骂刁难,川普的花样百出,前天川普已经明确定义反对川普政府的媒体,都是假新闻,其让媒体失信而最终摆脱媒体监督的狼子野心已经昭然若揭。还是前天,Conway反复引用一个并没发生的屠杀来为川普的穆斯林禁令辩护,看来,他们认为任由他们指鹿为马的时代已经到来,已经不用在乎说出来的是否是事实了。

        这里的川粉们却在推波助澜辱骂媒体反诬媒体刁难川普。岂不知,等川普摆平了媒体监督,再摆平反对党,一个指鹿为马说一不二为所欲为的独裁川普就会横空出世,到时大家的死期就到了,包括那些自作多情的川粉们。

        最后,评论下川粉,我上面用了“百万愚众”,川粉们不要跳,我并没有贬义川粉,而只是个事实陈述,已经为统计数据证实,川普的拥泵大多数是没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男性加蓝领,当然蓝领是多余加的,没有大学毕业,做的最多的只能是蓝领。与之相对立的是川粉咬牙切齿的反动的美国精英阶层,其实就是intellectual人群,即有知识有文化的人群。关于教育程度例外的是大陆川粉,他们不是愚众,他们可以说90%受过大学教育,而且大多数是硕士博士,第一代的移民。这尤其让人悲哀,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大陆精英,却自甘与美国落后保守的红脖子为伍,反对待人平等自由善待别人弱者的政治正确,企盼明君强人的出现来拯救美国。本来是期待这些人把美国的民主平等自由的理念传递会中国改变中国的专制制度,而他们却在美国呼唤强人来临专制万岁。阿灯的导师芦迪曾说过这样的话,中国的民主自由,要等到我辈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接班人死光死绝后,才能实现。经历了大陆川粉的这些表演,才知芦先生实不我欺。特别是那位平时满嘴民主自由,讨伐大陆独裁政府时义愤填膺,但论及美国左派不能遂他心愿竟然露出獠牙要在肉体上消灭对方,令人不禁毛骨悚然。党的儿子毕竟还是党的儿子,不管拥党还是反党,时机成熟,从小练就的童子功,还是会发扬光大的。哀!

 

注:尼克松的那段史料,是受了Yahoo专栏作家Matt Bai文章的启发而写。

编辑:admin 作者:佚名
头条新闻
图片新闻
新闻排行榜